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资料 > 文史资料

泾川文史资料选辑(第八辑)2

发布日期:2017年10月17日

泾川文史资料选辑

(第八辑)

 

第五届海峡两岸西王母女性文化

研讨会成果丰硕

柳   娜

 

2013年8月25日,由省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省妇女联合会、市人民政府主办,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市妇女联合会、泾川县人民政府承办的第五届海峡两岸西王母(女性文化)研讨会闭幕。研讨会期间,来自海内外的58名专家学者紧扣“华夏母亲与西王母女性文化”这一主题进行研讨,达成了共识,取得了丰硕成果,共收集学术论文31篇。

研讨会厘清了西王母女性文化的发展演变过程,并进一步明确了西王母作为华夏母亲的历史地位。研讨会认为,6月30日,由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广中心、中国俗文学学会、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办,在北京召开论证研讨会,确立西王母诞辰日农历七月十八为“华夏母亲节”,具有充足的文化依据和理论依据。西王母是母系氏族时期西部民族部落的女性首领,在华夏文明第一次走向统一的历史进程中,助黄帝,战蚩尤,促进了各部族的融合发展,献玉珏,求和平,与黄帝、炎帝一道创造了华夏文明,是华夏民族共同的女性始祖,与黄帝、炎帝、伏羲、女娲具有同等的地位。西王母文化是华夏文化之根源,是中华文化之源头。泾川毗邻“羲皇故里”和道文化圣地崆峒山,地处“泾渭分明”之畔、瑶池之乡,是华夏母亲——西王母诞生之地,是中华龙图腾升起的地方,也是西王母文化发祥地。

研讨会揭示了西王母女性文化的丰富内涵和内在本质。研讨会认为,随着西王母信仰的不断深入,西王母文化的内涵不断丰富和衍生,从最初的“不死之药”、“瑶池相会”、“蟠桃”、“容颜绝世”等文化符号,逐渐演变为和平之神、生育之神、长寿之神、养生之神、东方女神,成为集和平、福寿、博爱、懿德、智慧、团圆、和谐等为一体的华夏女性形象,充分体现了华夏母亲慈爱、宽厚、勤劳等传统美德和优秀品质,在调和社会生活、安抚民间苦闷、巩固伦理道德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研讨会深化了西王母女性文化在两岸合作交流中的重要作用。研讨会认为,西王母文化是海峡两岸较早开展文化交流合作的项目之一。泾川作为西王母文化发祥地和祖祠所在地,从1992年开始,每年台湾信众都前来寻根拜谒,累计人数已达10万多人次,形成了一条台湾到泾川的朝圣之路。在台湾地区,以慈惠堂、胜安宫为代表,岛内主祀西王母的庙宇已达数千家,信众已达百万余人。以西王母文化为纽带,以民间互访为主要形式,深入开展两岸人员互访、学术交流、参观考察等活动,具有共同的文化根基和深厚的社会基础,对于维系两岸文化认知、增进两岸文化共识、凝聚华夏民族向心力、促进两岸和平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研讨会展望了西王母女性文化的研究价值和开发前景。研讨会认为,西王母女性文化作为一项重要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内涵丰富,深入开展学术研究,对于进一步提升西王母文化内涵,丰富华夏民族传统文化宝库,发扬华夏民族爱母、尊母、敬母、孝母的良好社会风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西王母文化作为一项民俗文化,具有宗教信仰、道德教化、促进发展等多方面的功能。泾川作为西王母文化发源地、输出地,在文化品牌影响力、感召力等方面的优势更加明显。依托西王母文化资源,打造特色文化品牌,应成为今后海峡两岸合作交流的桥梁和纽带。

经过深入研讨,提出三项倡议:一是希望与会者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共同推动西王母华夏母亲文化研究不断深入,使华夏母亲节成为海峡两岸人民缅怀以西王母为代表的华夏女性先祖的重要平台,成为当代社会发扬尊母爱母、感恩母亲、孝敬母亲的中国化本土节日。二是积极抢抓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的政策机遇,依照“海峡两岸西王母文化论坛”模式,在泾川和台湾地区轮流举办“华夏母亲节”,探索建立定期举办华夏母亲节的长效机制,打造海峡两岸新的文化交流平台。三是在泾川成立“华夏母亲西王母女性文化研究基地”,组织海内外专家学者深入开展学术研讨,进一步提升西王母文化内涵,着力构建华夏母亲文化、女性文化、女神文化的传承传播体系,全力打造体系完备、传承有序、华夏公认、影响巨大的母亲文化、女性文化品牌。

闭幕式上,北京大学教授龚鹏程代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广中心向泾川县授予“西王母文化研究基地”牌匾。

 

                           (原载2013年8月28日平凉日报)

 

 

 

海峡两岸“华夏母亲·西王母”杯

全国散文诗歌摄影大赛评选揭晓

何小龙

 

为了弘扬西王母文化精神,发扬中华民族“热爱母亲、孝敬母亲、怀念母亲、感恩母亲”的优良传统,展示各行各业广大女性风采,按照第五届海峡两岸西王母文化研讨会组委会的要求,政协泾川县委员会联合甘肃省作家协会、《飞天》文学月刊编辑部和甘肃省摄影家协会,在同一时间举办了海峡两岸“华夏母亲·西王母”杯全国散文诗歌大赛和摄影大赛。

征稿启事发布以来,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诗人和广大文学爱好者,精心创作,踊跃参赛,创作了一批鼓舞人心的优秀作品。大赛组委会邀请我省知名作家组成评委会,从征集的450余篇(首)作品中,遴选出散文诗歌作品253篇(首),坚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评选出获奖散文诗歌55篇(首)。经大赛组委会讨论,决定对寒郁等3名一等奖作者、陈年等6名二等奖作者、向以桦等12名三等奖作者和富永杰等28名优秀奖作者分别给予5000元、3000元、2000元和500元奖励,并颁发荣誉证书。

这次摄影大赛共征集全国各地摄影工作者和爱好者的摄影作品三百余幅,经大赛评委会公平、公正、公开评选,遴选出摄影作品107幅,最终评出《出窑》(组照)等3幅作品荣获一等奖,《老伴》等6幅作品荣获二等奖,《福寿康宁》等9幅作品荣获三等奖,《最美不过夕阳红》等20幅作品荣获优秀奖。经大赛组委会讨论,决定对获得一、二、三等奖及优秀奖的作者分别给予1000元、800元、500元、200元奖励,并颁发荣誉证书。

 

海峡两岸“华夏母亲·西王母”杯全国

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及作者名单

 

一、一等奖(3名)

1.散文《梨花、少年和母亲》 寒 郁 广东

2.散文《夜色如水》 杨海蒂 北京

3.诗歌《热爱西王母》(组诗) 翟营文 辽宁

二、二等奖(6名)

1.散文《半记暗号》 陈 年 山西

2.诗歌《请让我一辈子保持母亲特有的骄傲》(组诗)左右陕西

3.诗歌《母亲编制的散花》(五首) 洋 滔 西藏

4.散文《母亲的农村亲戚》 何小龙 甘肃

5.散文《坐火车的土鸡蛋》 张昱煜 江西

6.诗歌《温暖》(组诗) 苏笑嫣 北京

三、三等奖(12名)

1.散文《奶妈》 向以桦 四川

2.诗歌《母亲,你是我的天空和大地》蔡明菊 安徽

3.诗歌《母亲,我想做你二十岁那年的红盖头》刘云芳 河北

4.散文《母亲进城》 王卫权 甘肃

5.散文《神变:母性光辉》 薛庆余 甘肃

6.诗歌《母亲七十岁了》 唐以洪 四川

7.诗歌《无题》 姜了 辽宁

8.散文《母亲的邮包》 孙忠伟 山东

9.诗歌《母亲,母亲》(组诗) 马红线 辽宁

10.诗歌《昨天,我梦见蟠桃园》 孙 伟 甘肃

11.诗歌《先哲的背影》(组诗) 冯焱鑫 甘肃

12.散文诗《今夜,故乡在下雪》 谢 英 湖南

四、优秀奖(28名)

1.诗歌《致西王母,也致母亲》(组诗) 富永杰 甘肃

2.散文《爱吃剩菜的母亲》 谭柳青 湖南

3.散文《世界上最美的背影》 葛晓泉 湖北

4.诗歌《妈妈的电话》(外一首) 李 勃 甘肃

5.散文《土地,我们的母亲》 粟辉龙 四川

6.诗歌《你问我大海的颜色》(组诗) 张志勇 山东

7.散文《走不出母亲的目光》 王进明 河北

8.散文《许愿王母山》 张香琳 甘肃

9.诗歌《淳朴的母亲深爱着孩子的样子》(组诗) 李纪红 黑龙江

10.散文《上帝的背影》 李满强 甘肃

11.散文《关机》 常 越 宁夏

12.诗歌《神的西部》(组诗) 赵 毅 甘肃

13.诗歌《母亲的一天》 任俊国 上海

14.散文《三只南瓜》 杨秀玲 河南

15.诗歌《母亲是神》(组诗) 王韶华 甘肃

16.诗歌《她的洋芋,她的孩子》 朱旭东 甘肃

17.诗歌《母爱的江山》(组诗) 郭志峰 江西

18.诗歌《母亲,最美》(组诗) 李旭勤 甘肃

19.散文《故事,与母亲有关》 谷凌云 甘肃

20.散文《母亲,母亲》 王新荣 甘肃

21.诗歌《母亲,璞玉》(组诗) 蒋志武 广东

22.散文《我的暖,我的禅》 信彩琴 甘肃

23.散文《一件毛裤》 刘小科 解放军某部

24.散文《继母》 李君剑 湖南

25.散文《背影》 白 荷 甘肃

26.散文《阳台上的远行》 张 妍 甘肃

27.诗歌《回中降西王母情》(外一首) 刘存锁 甘肃

28.散文诗《写给母亲的诗》 郭继红 甘肃

 

海峡两岸“华夏母亲·西王母”杯

摄影大赛获奖作品及作者名单

 

一等奖:3幅

《出窑》(组照) 孙 力

《相伴一世情》 郝拴福

《慈母手中线》 邓 海

二等奖:6幅

《老伴》 张新玉

《手工与现代》 杨李忠

《“特护”军嫂》 吴希会

《舞台》 陈永生

《纺织工》(组照) 冯文华

《岁月》 刘 勇

三等奖:9幅

《福寿康宁》 武文祥

《老姊妹》 老 三

《一丝不苟》 白银宝

《秀民俗》 闫新生

《金剪刀》 刘咸平

《关怀》 赵志敏

《笑逐颜开》 夏建平

《走进新时代》 李延福

《约会》 孙廷永

优秀奖:20幅

《最美不过夕阳红》李秀芳

《就这双》 智文宣

《祖孙情》 吴 烨

《晨练》 杨雪琴

《天伦之乐》 何锐军

《取水》 白俊明

《一生有你》 赵晓君

《传手艺》 樊 翔

《妆》 史 龙

《百善孝为先》 张俊福

《生活》 苏志强

《清洁工》 来佩安

《自乐班》 张新玉

《关爱》 郭永生

《晨》 唐静寻

《老艺人》 罗小荣

《演艺》 杜玉明

《拼》 王淑平

《金秋农家》 陈爱民

《柿子熟了》 孟宏玮

入选:69幅(名单略)

 

                        (原载2013年9月2日《平凉日报》)

 

 

 

 

两岸同根同源   共祭华夏母亲

第二届华夏母亲·西王母公祭大典在泾川举行

李玉成   柳   娜

 

2014年8月13日上午,西王母故里——泾川县王母宫山钟鼓齐鸣,肃穆庄严,由甘肃省台办、甘肃省妇联、平凉市人民政府、市政协主办,市台办、市妇联、泾川县人民政府、泾川县政协承办的第二届华夏母亲·西王母公祭大典在这里隆重举行。

  

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冉万祥,省台办主任赵少智,省妇联副主席张新兰,省文联副主席张永基,中国国民党荣誉副主席蒋孝严,平凉市委书记陈伟,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赵景山及有关市领导,台湾嘉宾、泾川各界群众共近千人参加了公祭活动。

公祭大典由市政协主席赵成城主持,市委副书记、市长臧秋华恭读祭文。参祭人员依次向华夏母亲西王母敬献花篮,行祭拜礼,表达对华夏母亲西王母的无限敬仰和感恩之情。

近年来,在民间西王母文化交流活动日益频繁的情况下,泾川县以西王母文化为媒,积极开展海峡两岸西王母文化交流研讨活动。在平凉市、泾川县两级政府及主管部门的共同努力下,海峡两岸关于西王母文化的研究传承不断上升到新的层次和高度。

为了进一步挖掘西王母文化内涵,扩大海峡两岸交流层面,去年6月30日,泾川县人民政府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广中心、中国俗文学学会、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在北京大学博雅国际会议中心共同主办了确立西王母降生日为“华夏母亲节”论证研讨会。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民俗学会、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及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台湾故宫博物院等海内外专家学者,分别围绕泾川西王母文化渊源、历史地位、精神内涵、重要意义及确立西王母降生日为“华夏母亲节”的重要性、可行性开展了深入探讨交流。研讨会上,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高国藩研究结论为:“西王母是甲骨文中母亲的惟一代表”,“西王母是华夏母亲的代表者,自商周时代起,四方各国无不赞同之”。西王母作为华夏母亲这一论断,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的普遍赞同,并就确立华夏母亲节,推动民俗文化建设有关事宜达成广泛共识。

专家学者一致认为,泾川是西王母故里,泾川王母宫是全国最早最大的西王母祖祠。西王母作为华夏民族民间信仰,朝圣、祈福、祈安、智慧的象征,全面阐释了华夏母亲女性的文化内涵,详细解读了华夏文明的发展演变和化生万物的深刻哲理,是广大民众心目中的中华长寿之母、和平之母、团圆之母、艺术之母、自然之母和东方美神,也是华夏儿女共同的母亲,将西王母降生日农历七月十八确立为“华夏母亲节”,弘扬西王母博爱之美、母爱之美、团结之美、青春之美,有助于继承和发扬中华女性的优秀道德品质,增强女性主体意识,凝聚女性力量,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对于进一步丰富中国传统节日,激发全社会爱母、尊母、敬母、孝母的良好风尚,提升民族文化认同感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基于这一认识,专家学者最后一致确定,将农历七月十八西王母降生日作为华夏母亲节的固定举办节点,将西王母降生地甘肃泾川作为举办首届华夏母亲节的首选之地。

去年8月,第五届海峡两岸西王母(华夏母亲)女性文化研讨会在泾川县举行。与会专家从史料记载、考古遗迹、民间信俗、现代传承等方面对华夏母亲西王母的内涵和概念进行了佐证,认为确定农历七月十八为华夏母亲节具有重要的社会学和伦理学价值。同时,这次研讨会首次举行了华夏母亲西王母公祭大典,实现了华夏母亲西王母由民间信仰到两岸高层推动的交流机制,在西王母文化研究交流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义,受到了两岸专家学者和众多西王母信众的高度认同和强烈响应。

而第二届华夏母亲·西王母公祭大典,则受到了广泛的关注,王母宫山,两岸同胞共祭华夏母亲。公祭大典仪式上,来宾还欣赏了乐舞告祭西王母文艺表演。

 

                       (原载2014年08月14日《平凉日报》)

 

 

歌舞剧《女神·西王母》金城首演成功

柳  娜   史春荣  文/图

 

无论是引人深思的剧情,还是卓越精湛的表演,2014年9月12日至14日在甘肃省大剧院演出的全省第一部跨界时尚歌舞剧《女神·西王母》凭借自身的高品质制作,成为甘肃省近年来最成功的演出之一。该剧紧紧抓住了历史的根脉,抓住了文化的魂魄,并打破陈规,大量运用了多种艺术元素,极大地丰富了舞蹈语言的艺术表现力,增强了戏剧的叙事张力,首度上演便引发好评。

该剧由省委宣传部,泾川县委、县政府,省文化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北京赵小玲文化工作室,省大剧院联合出品;由北京赵小玲文化工作室、省歌舞剧院、北京大学影视戏剧研究中心、泾川县文体广电局共同制作。演出前,从剧院前廊立柱上张贴的演出信息就可以看到,《冰雪奇缘》等多部戏要陆续在此登台亮相,而《女神·西王母》海报格外抢眼,演出安排在金秋黄金档。

“省大剧院的演出日程早在6月已经排好,《女神·西王母》能挤进9月这一黄金时段,这是剧组实力与西王母文化的品牌影响力决定的。”省大剧院负责人说。

《女神·西王母》主创团队可谓功底扎实:编剧——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影视戏剧研究中心研究员顾春芳和台湾果陀剧场创始人、著名导演梁志民;导演——台湾著名导演吴兴国(饰演周穆王);主演——中国音乐学院研究生尹一羽;演出班底——省歌舞剧院《丝路花雨》原班舞蹈演员。

舞台上,《女神·西王母》有种惊艳的美。随着大幕徐徐拉开,只见远古丛林中,未来的西王母——虎族圣婴在阴神的缠斗中出世,“中华梦的源头”由此拉开……《女神·西王母》分为上下两篇,共12幕,以西王母由女孩成长为虎女,再蜕变成女神为主线,讲述了古代泾、渭河上游地带,阴神为统治世界而企图杀害西王母时,西王母被阳神救往回山(今甘肃泾川)哺育长大,她“派使授符”协助炎黄二帝定鼎中原,缔结安定天下的盟约,降服黑龙,解放虎族,被拥戴为西戎女王。阴神不甘失败,蛊惑周穆王御驾亲征讨伐西王母,没想到周穆王英雄救美,并被西王母的美丽、智慧、信念和勇气打动,两人上演了一场难舍难分的爱情故事。

该剧在经典神话的基础上,对西王母形象进行了再创造,使之不但具有女神的神圣与高贵,也有现代人的情感与意识,尤其是现代女性的特点。如她对和谐生活的追求,以及她对大自然与生命的敬畏,都是现代人所追求的文明观念。西王母神秘缥缈,如梦似幻,穿越历史的烟云,在汹涌的时代浪潮中,我们依然能够毫无阻碍地在第一时间与西王母悠然心会,默然神遇,这正是文化的魅力所在。导演借助光影虚实变化,刻画人物内心,同时还引入了舞蹈、歌剧、音乐剧、戏剧、戏曲、动漫等多媒体的艺术表现元素,以及现代声光电的造景。于是,一场丰富多彩的歌舞剧就容纳了历史的深度,也容纳了文化的广度,还富有了人性的魅力。

整个演出过程中,伴随着优美的音乐旋律、美轮美奂的灯光、变幻多姿的舞台布景,演职人员用唯美的肢体语言,向观众展现了一台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艺术魅力的歌舞剧,一次次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

观看演出的观众对该剧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兰州大学文学院院长程金城在观看演出后说,这部剧演出成功,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得益于它所扎根的传统文化的土壤,这样也就紧紧抓住了观众的心。西王母要改编成表演的舞台剧是有很大难度的。但主创人员非常有创意,能够把一个个记载不多的神话故事连缀起来,创作成完整的故事情节,并通过各种艺术元素使之诗化为一个精彩纷呈的艺术世界,这其间能看到主创人员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和心血。当然,这部剧最值得欣赏的还不只是对传统文化题材的超越与再创造,而是它所表现出的歌舞剧艺术的张力。看得出来,全体演职人员是下了很大力气的,每一章节的舞蹈编排与表演都很到位,甚至其动作的叙述性也非常连贯。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原西北师大文学院院长、教授,关陇民俗学会会长彭金山说,该剧立意高远,看了感到心里有种震撼的力量,歌颂了正义,歌颂了和平,歌颂了爱情,写出了我们华夏民族共同的愿望。看了这部剧,我们或许应该认真思考一个问题,即,如何以我们对时代生活的理解,为传统文化赋予现代的精神内涵。如何在传统的精神场域中,及时捕捉并把握时代的脉搏和心跳,以我们的艺术能力,提供新的审美经验,拓展新的审美疆域,重建新的审美法则。

平凉市作协副主席、泾川县文联主席樊晓敏说,一部好的作品一定要让观众看得懂。这部歌舞剧能够让人看得懂的原因就在于编导采用了多种艺术表现手段,既有传统的,又有现代的。除声、光、电恰到好处地运用之外,编导还采用了杂技表演,如空中飞人、各种高难度的跟头等,更重要的是采用了数字媒体表现手段,营造了绝美的艺术观赏立体空间,让人仿佛身临其境、感同身受,实现了真正的艺术审美追求。希望这部戏剧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引起国际关注。

北京戏曲评论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靳飞指出,当前有些新戏在创作过程中存在编剧、导演、演员、服装、道具、化妆和投资方各自为政的弊端,而《女神·西王母》则给新戏创作带来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京剧大师裘盛戎的嫡孙,同时也是中国街舞新锐代表人物的裘继戎认为,对于用歌舞剧的形式来表现西王母、用时尚方式来传递传统文化信息,更容易让年轻观众所接受。

导演兼主演吴兴国接受采访时表示,将古典神话题材以新的形式呈现给观众,与当下时代紧密联系的同时,也是对传统文化的有力弘扬。他说:“近100年来,舞台艺术发展迅速,应该注意和了解年轻人关心什么。《女神·西王母》里,在服装、舞台、多媒体等方面,我努力跟当代时尚元素相结合,去呈现一些天真的、青春的东西。”

他补充道:“在当下这个时代,需要找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发挥的表演空间,而神话故事,越久远,发挥的空间就越大。从我本身京剧出身来看,京剧本身就是集歌舞于一体,因此我在剧中融入戏曲元素,设计了一套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去呈现古代的历史。歌舞剧的好处,一方面是借歌把爱情故事的意境很好地表达出来,另一方面舞蹈可以把空间变得更宽广、更活泼,节奏更灵活。如此跨界、跨文化、混搭的方式为这部剧赋予更加多姿多彩的时代意义。”

 

                       (原载2014年9月18日《平凉日报》)

 

 

文化·交流·共赢

——泾川县开展海峡两岸西王母文化交流活动回顾

赵永刚

 

西王母文化是泾川县一张亮丽的名片。

泾川县是西王母降生地和西王母文化发祥地。始建于西汉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的王母宫是中国最早、最大的西王母祖庙,是目前大陆仅存的一处祭祀西王母之地,被誉为“天下王母第一宫”;始于北宋开宝元年(公元968年)的西王母庙会,距今已举行1046届,多年流传下来的西王母祭祀仪式、王母蟠桃会、采圣水仪式等成为泾川独特民俗文化的象征,被列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些文化符号足以彰显出泾川独特的西王母文化魅力。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大陆与台湾文化一脉相承,都属中华文化。“西王母”作为中国本土文化符号,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传入台湾,她的善良、智慧、和平、正义,已成为经历了战争苦难的台湾民众的精神寄托。到目前为止,台湾已建成200多座王母庙,西王母信仰在台湾地区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以西王母文化为媒,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泾川县开启了海峡两岸西王母文化交流活动之路。

24年来,泾川西王母祖祠吸引了大批台湾同胞前来寻根问祖、拜谒母娘,每年朝圣者达10万人以上。特别是在泾川、台湾台北分别举办的海峡两岸西王母文化研讨活动,为弘扬中华民族历史文化、促进两岸文化交流、推动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而文化的交流活动总离不开文化的传播者,这就像张骞开启西域之路一样。台湾泾川西王母文化交流活动之旅,正是由台胞郭叶子、黄雪香、林年雄、郭清秀等最先趟开。

1990年12月7日,由郭叶子率领的240多人组成的松山慈惠堂访谒团来到泾川回山下“回中降西王母处”朝拜西王母,这是第一个赴泾川的台湾西王母朝圣团,这为台湾泾川西王母文化传播书写了浓重的一笔。

1991年9月11日,台湾松山慈惠堂、台北瑶池宫、台湾炉下团体朝圣团120余人从台北抵达泾川,他们把带来的寿桃寿酒寿米寿面寿果举过头顶,拜着跪着,用最虔诚的方式表达了对西王母的敬仰之情。

1992年农历三月二十日西王母祖庙庙会上,台湾同胞千里迢迢来泾赴会,这是又一次较大规模的台湾同胞赴泾朝拜活动。同年农历七月十八日,回山西王母大殿动工重修,台胞慷慨捐资。1993年6月25日至26日,台湾松山慈惠堂郭清秀先生一行6人在泾川回山朝拜西王母,为重修回山王母祖庙捐款30万元。1994年10月16日,回山西王母大殿举行隆重的落成仪式,台湾同胞组团来泾庆贺,又一次捐资30万元。1995年6月19日,台湾西王母信徒20多人前来回山重修竣工的西王母大殿朝拜西王母,并为西王母祖庙修复二期工程捐资30万元。从此以后,每年都有台湾的参访团前来泾川县拜谒西王母。

2004年9月,经台湾两岸新闻文经交流协会唐忠义先生邀请,泾川代表团赴台湾进行了文化交流,先后参观了台湾10多处王母宫,并出席了联合会的有关会议;2008年3月,泾川王母宫西王母、瑶池金母、东王公3尊金身赴台绕境巡安,受到台湾各地民众顶礼膜拜。

如果说台湾泾川参访团互相参拜西王母开启的是一次次朝圣之旅,那海峡两岸开展的西王母学术研讨会则把西王母文化的交流活动提升了一个新的高度。

1999年10月18日至20日,由中国民俗学会、中国神话学会、中国俗文学学会、甘肃省文联、中共泾川县委、泾川县人民政府等单位主办的泾川海内外西王母民俗文化(神话)学术研讨会在泾川县举行。

2005年,由省政协发起在泾川举办了首届海峡两岸西王母文化论坛,形成了泾川与台北两地轮流举办论坛的运作机制。2006年,第二届海峡两岸西王母论坛在台北举办;2009年,第三届海峡两岸西王母文化研讨会在泾川县举办,同年7月由兰州大学发起的海峡两岸陇东佛道文化暨大云寺学术考察活动在泾川县举行;2011年9月,第四届海峡两岸西王母文化论坛暨道教高峰会议在台北举办。

2013年,第五届海峡两岸西王母(华夏母亲)女性文化研讨会在泾川县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民俗学会、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广中心及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等海内外专家学者,分别围绕泾川西王母文化渊源、历史地位、精神内涵、重要意义及确立西王母降生日为“华夏母亲节”的重要性、可行性开展了深入探讨交流。一致认为,西王母作为人们朝圣、祈福、祈安、智慧的象征,全面阐释了华夏母亲女性的文化内涵,详细解读了华夏文明的发展演变和化生万物的深刻哲理,已经成为广大民众心目中的中华长寿之母、团圆之母、自然之母、东方美神,将西王母降生日农历七月十八日确立为“华夏母亲节”具有深厚的学术背景和丰富的理论依据,对于丰富中国传统节日、弘扬中华女性优秀道德品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研讨会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广中心宣布西王母降生日农历七月十

回望24年来,泾川台湾海峡两岸西王母文化交流活动之路,是一条寻根之路、文化之路,也是一条团圆之路、友谊之路。用西王母文化浸润这条路,必将促进泾川文化旅游深度融合发展……

 

                     (原载2014年10月10日《平凉日报》)

 

 

 

2013年(癸巳)公祭华夏母亲西王母祭文

 

维公元2013年8月24日,岁在癸巳七月十八日,时值华夏母亲西王母华诞吉日,甘肃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甘肃省妇女联合会、平凉市人民政府诚邀海内外各界人士及泾川民众,于西王母故里泾川回山王母宫大殿前,谨以鲜花雅乐之仪恭祭曰:

回山巍巍,泾水泱泱。华夏母亲,万民景仰。

肇启文明,开辟洪荒。 行治五刑,时序阴阳。

白虎赫赫,威震四方。青鸟翩翩,敦睦邻邦。

瑶池唱和,祈国吉祥。蟠桃赐福,黎庶安康。

母仪天下,慈惠端庄。化育万物,大爱无疆。

道源传续,万古流芳。三清圣域,上真轻飏。

圣母懿德,惟愿弘扬;。热爱和平,勤劳善良。

养生健美,幸福恒昌。乐善好施,造福梓桑。

饮水思源,奋发图强。众志成城,共创辉煌。

王母故里,瓜果飘香。秀山丽水,惠风和畅。

海峡两岸,骨肉情长。复兴大业,亿兆共襄。

携手同祭,昭告母娘。崇礼既成,伏惟尚飨。

 

                         (原载《西王母文艺》2013年第四期)

 

 

2014年(甲午)第二届华夏母亲节公祭西王母文

 

维公元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农历甲午年七月十八,时逢华夏母亲西王母圣诞。金风和煦,稼禾硕黄,甘肃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甘肃省妇女联合会,平凉市人民政府诚邀海内外各界人士及泾川民众,谨以赤诚之心,感恩之情,敬备鲜花时果,雅乐妙舞,于西王母故里泾川回山王母宫大殿前,恭祭我华夏母亲西王母曰:

圣地泾川,降生王母,开辟洪荒,源远流长。

建城立邦,力助轩辕,图献帝舜,和平初创。

懿德广布,执掌刑罚,教民稼穡,肇分阴阳。

亲植蟠桃,三界飘香,育化众生,长寿吉祥。

五云飘遥,天河察冤,攘除瘟疫,慈恩浩荡。

贵民贱己,胸怀宽仁,顺其天谛,博爱无疆。

滋养万物,万民追随,赐福送子,中华永昌。

念我先祖,功耀尘寰,九域表率,母爱流芳。

穆王朝拜,瑶池对歌,白云黄竹,千古绝唱。

德训汉武,赐书赠果,唯法以度,文明深藏。

搬山压泉,羿射九阳,宝针放光,圣迹昭彰。

吾祖慈悲,仁爱至祥,百年好合,团圆和顺。

福寿康宁,奔月神话,与时俱进,高瞻远瞩。

崇德向善,琴瑟和鸣,薪火相传,理想空前。

上天苍苍,厚土茫茫,华夏母亲,西王圣母。

两岸人民,同根同源,复兴大梦,仰我共襄。

回山高耸,脉承昆仑,凤栖梧桐,枝繁叶茂。

瑶池日月,千秋映照,渊源万古,本固邦宁。

携手共祭,佑我阜康,睿智兴邦,共创辉煌。

承往开新,岂容彷徨,大礼告成,伏惟尚飨。

 

                (原载2014年8月14日《平凉日报》)

 

近日,泾川王母宫景区管理局在王母宫南侧进行秋季植树过程中,一名职工无意中竟“铲出”一块巨石。后经抢救性清理挖掘,发现该碑为一块明代碑刻,上边赫然刻有“王母宫蟠桃大会”等字样。

后经笔者对该碑进行进一步辨认和抄读,并按照原碑的文字布局绘制了一张简图,以便于各位方家和感兴趣的朋友研究。

如图所示,该碑为长方形,厚35cm,宽130cm,长176cm,下部有蒂尾状榫卯,厚35cm,宽35cm,长65cm,为插入碑座的联接部分。全碑由三部分内容组成,左上第一部分阴刻篆书“泽山秦传来游”,其下小字楷书“峕嘉靖丙戌二/月苍谷篆”,第二部分阴刻楷书“嘉靖十一年初冬□立二/日青店山人翟□来游”。这两部分内容仅占上部约一半稍多的位置,而剩余部分却无任何字迹。而石碑下面一方由阴刻忍冬纹圈起来的文字又与以上内容上下各分一半版面。正文阴刻“三月十七日/王母宫蟠桃大会之年修□□□/修香亭会首姓名□□后”等字样及二十位会首芳名并两位道士名讳。落款为“大明嘉靖二十一年岁在壬□春三月甲辰十五日吉时”,后边还有两行小字,但是漫漶严重,根据“木匠”等字样初步判断应该为修建香亭的工匠姓名。碑身两侧通体线刻缠枝莲花纹,线条流畅,较为精致。

根据这三部分内容、落款及其布局我们不难发现,该碑至少呈现以下两个特点:

一是该碑成碑时间跨度较长。右上秦传的题刻落款时间为“嘉靖丙戌”,即嘉靖五年,公元1526年。当年大明朝举行了史称“丙戌科考”的一场人才选拔考试,平凉举子赵时春擢进士第一。中上青店山人题刻落款为“嘉靖十一年”,即公元1532年。下部一方文字的落款则为“嘉靖二十一年”,即公元1542年,距离第一次题刻已经时隔整整18年。从该碑初刻至最后定格于历史时空时间经历了相当长的时间。二是原碑用途曾发生转变。由该碑上方两个题刻和左上空缺部位判断,原碑应当是一座专门供当时具有较大社会影响力的“泽山”、“山人”来王母宫游览后题名以誌纪念的碑石。而所谓泽山即山野,意谓居住在山野的人,意同于“山人”。但“山人”一词本为隐居山林的高人雅士的别称,无奈却在明代被一些以隐求仕进的伪君子所利用。加之明嘉靖、万历时期政治黑暗、仕途臃塞,山人群体一度庞大,游走于权贵门庭,成为混吃混喝的无赖之辈,逐渐被世人所唾弃。山人一词也渐渐转为贬义。而泾川王母宫这块定格于历史的“未完待续”的题名碑也正好为这一史上提供了又一佐证。这也就是为什么左上空缺一方的原因了。自然,该碑上的两位先生事迹也就消隐在历史洪流之中了,任凭笔者翻遍资料也未能找到关于他们的任何记载。所以下方才会被众会首不屑地将他们自己的芳名刻于其上,并用一圈忍冬纹隔开。由此,该碑由一块文人雅士的题名碑而转变为功德碑。

同时,该碑也为考证明代王母宫士族游览活动、嘉靖朝王母宫建筑情况和民俗事象增添了新证。

一是有明一代,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和各地馆学机构的积极建设,文人群体急剧增加,雅士的旅游活动十分盛行。在明彭泽撰《重修王母宫记》中说:泾川王母宫“路当孔道,古今名士登览祗谒,题咏甚富”。由此可见,在泾川王母宫山上,像此次无意中出土的这类古碑应该还有很多。据当地的许多耄耋老人回忆,他们年幼时期,记得山上山门前森森然立着许多“碑子”,很多底下都有“大鳖”。后来(指建国后),“城跟前许多人家”修房时都来山上将这些成型的巨石拉回去作为房屋根基。千禧年初,泾川县城老街一户人家在翻修自家旧屋时发现了北宋“滕子京游王母宫”碑便有力印证了这一说法。

二是明代曾与建国之初和1513至1522年历时9年整对王母宫分别进行了两次大规模重修。建国之初的碑文无存查找,但明晚期这次尚有彭泽碑石存世,所谓“经营于正德甲戌五月上旬,落成于嘉靖壬午五月中旬。为王母殿、玉皇阁者各五楹,周穆王、汉武帝行祠各六楹,其余雷坛及玄帝等庙有差”,“规制整严,轮奂丽美,大非昔比。”然而却在历数所建庙宇中未曾提及香亭。该碑的出现,说明当时并未建香亭,而是在主要建筑建成20年后再由该宫道士和当地信众的共同努力下发心复建。

三是明代泾川王母宫民俗事象丰富,“蟠桃”文化主题鲜明。但是,该碑所载“三月十七日王母宫蟠桃大会之年”云云,与王母宫石窟文管所存明“泾原武举吕沂勒石”碑所载“嘉靖乙丑三月季日”,“王母故里人谓是日即瑶池宴会期也”,加上我们所熟知的始于北宋至今已传承1046届的农历三月二十西王母庙会等信息之间究竟有何关联却令人费解。究竟此“蟠桃大会之年”与“瑶池宴会期”与三月二十传统庙会,它们这三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现在有一说认为三月三日为西王母诞辰,传说这一天各路神仙会赶赴瑶池,为王母娘娘献礼祝寿,王母则命众仙女摘蟠桃大摆“蟠桃宴”,又称“蟠桃会”。但笔者以为此说的形成可能在明嘉靖以后,原因有二:一是吴承恩《西游记?第五回?乱蟠桃大圣偷丹,反天宫诸神捉怪》中并未点名或暗示“蟠桃盛会”或“蟠桃大会”与王母娘娘的诞辰有何关联,只一句“名称赤脚大罗仙,特赴蟠桃添寿节”乍一看似乎与其稍有牵涉,但仔细探究,此“添寿节”是说赤脚大仙赴宴吃了蟠桃以后想增加自己的寿命,使自己获得长寿而已。二是上文提到的现存于泾川文管所的这块明代嘉靖乙丑碑刻中也未提及西王母“寿诞”一类的词语,只说三月三为“瑶池宴会期”。所以基本可以确定,明代时,泾川回山王母宫于每年三月三日要举行一次以“蟠桃宴会”为主题的祭祀活动,但并非为王母祝寿。

而此次出土的明代碑刻中所提及的“蟠桃大会之年”,时间却是“三月十七日”,这一时间点与至明代已传承近600年的三月二十庙会日期是如此的接近,这说明其又是一个有关联但有别于三月三日“蟠桃宴会”活动的大型活动,是三月二十庙会的主题之一。在今天,泾川一带乡间各庙宇过庙会或闹社火仍然遵循“过三年,停三年”(其中停三年后的第一年要大过)的传统。这与乡间庙宇的民力财资不无关系,但是回山王母宫作为一座大型庙宇,庙会自然是年年都过,但是作为“蟠桃大会”,应当是较之于传统庙会上的其他民俗内容更加隆重和神圣的祭祀活动,所以,可能会隔几年举办一次。这也就是为何碑刻中要特别强调“蟠桃大会之年”的原因了。而且,庙会提前三天(三月十七)就已经诸事预备妥当,以便给“蟠桃大会”活动留有充裕的活动时间。

简言之,“蟠桃宴会”在明代时,是泾川回山每年三月三日都要举行的传统祭祀活动,而“蟠桃大会”则是作为三月二十庙会的一个子活动隔数年举办一次。遗憾的是,由于史料的缺乏,这两个以“蟠桃”为主题的民俗活动究竟是何风貌已经无存查证,也难以复原了。

参考资料:1、李斌:《论晚明山人的“交游”与“旅游”》,《当代旅游》2011年第6期;2、(明)吴承恩:《西游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版。

 

                                                      2014年11月

 

 

郭沫若与泾州大云寺佛祖舍利石函的一段缘

史精敏

1971年9月19日,79岁高龄的郭沫若先生陪同柬埔寨王国首相宾努亲王一行来到中国西北进行友好访问,访问行程中接待方特意安排了参观甘肃省博物馆。在省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说:“我们这里还有一批1964年甘肃泾川县(古称泾州)大云寺地宫出土的珍贵文物,请您看一看。”郭沫若一听立刻来了兴致。

郭沫若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鎏金铜匣,铜匣上刻有忍冬花花纹,外挂一把金锁,在灯光的照射下格外显眼;接下来是一个套在铜匣中的银棺,银棺前高后低,通体浮雕刻纹,精致的护栏围绕一周,整个银棺肃穆典雅;再往下是一个套在银棺中的金棺,绿宝石组成的莲花朵朵绽开,刻金花纹的莲叶茎脉分明,白色珍珠镶嵌其间,最里面一个葫芦形的琉璃瓶出现在郭沫若的面前。琉璃瓶有拇指般大小,从外表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此刻郭沫若却停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工作人员急忙介绍说:“这是一组泾川县出土的释迦牟尼真身舍利的宝函,瓶内装的是释迦牟尼真身舍利!”郭沫若一听,不由得心里一惊!问身边工作人员:“此次发掘过程中,还有别的发现吗?”工作人员急忙回答:“还有一个石函。”郭沫若忙问道:“什么石函?”工作人员解释说:“地宫里盛放金银棺椁的石函,上面刻有唐代的铭文和题记,现在还存放在发掘地泾川。”郭沫若听后,又将这批文物仔细地看了一遍,沉吟良久,说道:“舍利石函!贵在石函!”

在一一鉴定了泾川金银棺、佛舍利石函后,他指示调泾川金银棺到北京。此后,这组文物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珍贵文物长期出国展出,并且每次展出都十分引人注目。

虽然郭沫若在甘肃省博物馆并没有见到泾川大云寺地宫中出土的石函,但他断言,石函上的唐代刻文是解开这批文物历史之谜的关键。很快,留在泾川的舍利石函被运到了省博物馆。石函为灰色大理石制成,顶部刻有“大周泾州大云寺舍利之函总一十四粒”16个字。函身四周刻有唐人孟诜撰写的铭文。研究人员在查阅《广弘明集》时才揭开了石函的谜底。《广弘明集》中记述:大兴国寺起塔造函时,有人争献“旧磨好石”,乃世间罕见,“固而用之,怡然相称”。这样看来,今天地宫中出土的这个石函应是隋朝的遗物,只是唐人重新刻写了铭文。然而不幸的是,战乱使得供奉佛祖真身舍利的隋塔也只剩下了塔基。

公元689年,武则天掌权,一些佛门弟子称《大云经》上说:有一位天女下凡主宰世界,这位天女便是武则天,若登上皇位,乃是顺应天意。这正中武则天的下怀,她随即颁令全国,兴建大云寺,广传《大云经》,泾川作为当时京城的门户,自然也不例外。在泾川县兴建大云寺时,在隋朝塔基下意外地发现了佛祖真身舍利。武则天听说此事后,非常高兴,并下旨,斥巨资兴建泾川大云寺,以最隆重的礼遇供奉舍利。从此,泾川大云寺香火鼎盛。遗憾的是,明朝洪武年间的水患,使泾州城全城覆没,也一次性泡烂淹没了文书档案,使明代以前的安定郡、泾州治所泾州古城所有史料全无。

到了20世纪60年代,大云寺遗址已经变成了一片耕地。直到1964年10月的一天,正逢秋收秋播的时节,泾川县城关公社水泉寺大队贾家庄生产队组织社员在泾河川里集体劳动,社员乔世荣铲草堆时,忽然,插入地中的铁锨陷了进去,他觉得奇怪,用力一翻,一个黑乎乎的洞口露了出来,他这一锨正挖在大云寺地宫的上面。就这样,佛祖真身舍利及宝函在沉睡了400多年后,终于与世人见面。

如今,泾川县委、县政府按照“政府引导、多元投资、分期实施、分步推进”的思路,修建泾川大云寺博物馆。一期工程于2007年8月开工建设,在古泾州大云寺原址建成了舍利塔、大门、钟楼、鼓楼、东西碑亭等。其中舍利塔工程设计新颖,气势恢弘,风格独特,国内罕见,被誉为“中国仿唐第一塔”。

 

                       (原载2012年11月8日《中国档案报》)

 

 

古丝绸之路又一重大考古发现

——泾川大云寺遗址新发现佛教遗存引学界高度关注

李满福

 

在泾川县唐代大云寺遗址发现的佛教造像窖藏,经文物部门近一个月的发掘清理,取得阶段性进展。目前已从一处佛教造像窖藏中出土各类单体造像、造像碑(塔)等一大批珍贵文物;同时在窖藏附近发现一座疑似地宫遗存,出土宋代陶棺一具,砖刻铭文记载为“大宋大中祥符六年”瘗葬佛舍利。省内外专家认为,这一发现是古丝绸之路上又一重大考古发现。

 

大云寺遗址新发现佛教造像窖藏

 

  2012年12月31日,泾川县城关镇共池村村民抢修道路时,在大云寺遗址发现石刻造像,随即停止施工,并报告当地文物部门。泾川县委、县政府接到文物部门报告后,立即安排相关部门做好现场保护工作,确保文物安全,并逐级上报省、市文物部门。甘肃省文物局当即指派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对文物发现情况进行实地勘察。

经省文物局及省考古所勘察,确认该遗存为一处佛教造像窖藏。从1月5日开始,由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遗存进行抢救性发掘。截至1月24日,发掘面积40平方米,清理佛教造像窖藏、疑似地宫遗存、穹窿顶遗存各一处,共出土各类单体造像、造像碑(塔)240余件(组),主要为石造像及少量陶造像、泥塑造像、经幢等。

从现场清理情况看,佛教造像窖藏坑开口距地表1.5米,南北2.4米,东西1.9米,坑深1米。坑内造像大体分三层摆放,大型造像佛头朝南面向西排列,小型造像放置于四周。出土造像多残损,造像形式有单体造像、背屏式造像、造像碑、造像塔等,造像题材有立佛、立菩萨、弟子、天王、二佛并坐、维摩文殊等,造像多表面施彩。大型立佛像高度多在1.4-1.7米之间,小型造像高度多在0.2-0.5米之间。专家认为,出土造像时代为北朝、隋、唐、宋,以北朝至隋唐时期居多,初步判断该窖藏坑为宋代所埋。

 

砖铭讲述两僧人埋葬佛舍利过程

 

此次发掘清理过程中,在窖藏坑东侧又发现一座疑似地宫遗存,该地宫遗址东西长1.95米,南北宽0.85米,地宫内出土长0.45米陶棺一具,内有木匣。在陶棺旁出土铭文砖一块,铭文有“诸佛舍利二千余粒并佛牙佛骨于本院文殊菩萨殿内葬之”的记载,并讲述了北宋大中祥符六年,即公元1013年,龙兴寺僧人智明、云江收集并埋葬佛舍利的过程。

1964年12月,泾川县城关公社水泉寺大队农民在整地时,发现唐代武则天时期金棺、银椁、铜函、石函、琉璃瓶等五重套函安奉的佛祖舍利14枚,大云寺地宫佛宝的现世,曾经轰动当时的佛教考古界,成为上世纪我国佛教和唐代考古的重大考古发现。

此次发现的疑似地宫内,有明确的“大宋大中祥符六年”砖铭,说明该疑似地宫遗存应为宋代龙兴寺的组成部分。

 

古丝绸之路上又一重大考古发现

 

2013年1月26日,甘肃省文物局组织省内佛教考古领域的专家组成专家组,对泾川县发现的佛教遗存及出土文物进行了现场考察。专家一致认为,此次出土的佛教造像涵盖了北魏、西魏、北周、隋、唐、宋等各个时期,种类众多,内涵丰富,题材多样,较为完整地反映了古代泾州乃至整个陇东地区佛教艺术发展的序列,为研究这一区域佛教寺院的历史沿革及相关情况提供了非常珍贵的实物资料,具有十分重要的考古价值和学术价值。

1月30日,有关方面又组织专题研讨,邀请国内专家听取清理发掘及出土文物情况汇报,再次进行学术探讨、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杨曾文、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特约研究员汪海波等专家认为,泾川县发现的佛教造像窖藏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大考古发现,出土的佛教造像形成时间上与山东、北京、陕西等地出土的佛教造像相互衔接。全国的大云寺、中兴寺和龙兴寺是一脉相承的,泾州龙兴寺可能在唐代就有。泾川佛教历史至少有1600多年,结合古代泾州是长安门户、丝路中枢以及民族融合等因素,可以确定古代泾州在丝绸之路佛教文化繁荣和传播中,处于佛教东渐桥头堡的重要地位,是多元文化的创新地和交汇地,从而为佛教在中国的传播找到了一个重要坐标。

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北京大学教授龚鹏程评价说,240件(组)佛像窖藏、疑似地宫、穹窿顶遗存在同时同地发现,是2012年在横贯欧亚丝绸之路全线上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将给世界带来文化福音,给人类遗产增添了新的内容。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小玲、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嘉木扬·凯朝博士认为,历史上泾川是佛教比较盛行的殊胜之地,其佛教传播,客观上为佛教文化的传承发挥了重要而积极的作用。大云寺遗址出土的大批佛教文物,其不可低估的文化价值,可以确立其在佛教文化研究领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省博物馆原馆长初世宾认为,泾川是丝绸之路西出长安后的重要节点,一路呈直线向西延伸,是古代佛教传播节点的重中之重,是北朝的大本营,此次出土大量的北朝造像,证明了这一点。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辉、麦积山文物研究所副所长魏文斌认为,甘肃已出土的佛教造像窖藏数量最多、最精美的就是此次泾川出土的这批文物,证明泾川是西出长安、丝绸之路上重要的佛教文化中心,佛教文化交流频繁,意义重大。

 

纳入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保护利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黄夏年的观点是,泾川大云寺窖藏造像与巴基斯坦佛像在造型、风格、类型上极为相似,是古代中印文化交流的具体见证。可以考虑将该窖藏考古区域建设成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进行科学保护、研究和利用。

陕西省法门寺博物馆原馆长韩金科建议,在大云寺遗产保护利用上,要坚持学术先行,大手笔规划,高规格建设,在规划过程中,分别要有学术研究、文物展示、信众朝拜、考古体验的区域,满足不同群体所需。

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与博物馆学系主任杜斗城教授提出,借鉴法门寺保护模式,对大云寺窖藏抓紧发掘,加快整理、修复,并建立专门的陈列馆。

此次大云寺遗址重要佛教遗存的发现,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省上计划将泾川作为甘肃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的重点区域纳入规划。

 

                       (原载2013年2月19 日《甘肃日报》)

 

 

中央媒体聚焦泾川大云寺遗址佛教遗存及出土文物

赵永刚   张  鹏

 

2013年3月16日,《人民日报》第4版以《甘肃泾川出土千年贴金佛像》为题,报道了该县大云寺遗址佛教遗存及文物出土情况。泾川大云寺遗址佛教遗存考古发掘及出土文物发现后,先后得到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光明日报、中国日报、新华网、人民网等中央媒体的高度关注,引起了强烈反响。

1月30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新闻直播间》栏目分别以《古丝绸之路重大考古发现》、《甘肃泾川:大云寺遗址出土千年窖藏佛像》为题,用长达6分钟的时间,通过主持人串播、记者出境、现场采访、深度解析等方式,对出土佛像的历史朝代、形体大小、颜色、数量、雕刻特征及埋藏顺序进行了详细报道。当天出版的《光明日报》则以《甘肃大云寺遗址惊现北朝隋唐佛像窖藏》为题,图文并茂的对此次大云寺遗址隋唐佛像窖藏出土位置、历史渊源、学术范畴等方面进行了探究,并援引考古专家的话,认为此次发现“系‘丝绸之路’上罕见的文化瑰宝,为揭开历经几个朝代精美佛像集中窖藏的历史秘密提供了难得的历史信息,为证明唐宋大云寺及前身隋大兴国寺完整历史提供了丰富实证,更为重新认识东进中原西出长安第一门户泾川提供历史实证”,对此次发掘文物的主要考古价值、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给予充分肯定。同时,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经济网、中新网、凤凰网等网络媒体也对泾川大云寺遗址佛教遗存及出土文物进行了广泛宣传报道。

中央级媒体的报道在泾川广大群众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东街社区居民吴浩瑞高兴地说:“中央级媒体的相继关注,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泾川的历史文化,对于扩大大云寺佛教文化影响力、提高我县知名度有很大的帮助,作为一名泾川人我感到非常自豪。”

 

                    (原载2013年3月21日《平凉日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